• <samp id="WaeSw"><blockquote id="WaeSw"></blockquote></samp>

    1. <cite id="WaeSw"><embed id="WaeSw"></embed></cite><i id="WaeSw"><var id="WaeSw"><abbr id="WaeSw"><acronym id="WaeSw"><th id="WaeSw"></th></acronym></abbr></var></i><figcaption id="WaeSw"></figcaption>
      <ol id="WaeSw"></ol><meter id="WaeSw"></meter>

      当前位置:影视前线 > 正文

      《我的蛋男情人》林依晨和凤小岳在零下6度的冰屋谈情说爱(图)

       米可 2019-10-24

        《我的蛋男情人》林依晨和凤小岳在零下6度的冰屋谈情说爱(图)

      《我的蛋男情人》剧照

      电影《我的蛋男情人》耗资2000万远赴北极圈内的瑞典拉普兰地区拍摄,从白雪皑皑的针叶林到一望无际的壮丽冰原,全剧组在室外零下12度、室内零下6度的低温下,每日8至12小时搏命拍摄。虽然瑞典冷得吓人,但并未打消林依晨去南北极度蜜月的计划,原盼今年成行,可惜因2部新片拍摄行程改变,仍无法实现。

      林依晨和凤小岳在瑞典1年搭建1次、零下6度的冰屋旅馆谈情说爱,半圆形建筑物里所有建材全部都是由大冰块建构而成。

      林依晨又非常怕冷,凤小岳贴心帮她准备姜茶,她则带了四顶帽子、两副手套、两件羽绒大外套、四套保暖发热衣物、厚毛袜五六双,还随身携带“黑巧克力”,觉得严寒时就吃一口补充热量。

      《我的蛋男情人》林依晨和凤小岳在零下6度的冰屋谈情说爱(图) 

      林依晨在低温下,被冰到已经分不出鼻头是被冻红还是哭红

      2位演员躺在铺着木板的大冰床,即使身穿羽绒衣、毛帽、雪靴,盖了多层厚被与兽皮,讲话还是猛发抖。原本只要在冰屋旅馆住过一晚,就可得到旅馆颁发的证书,可惜拍摄时间是白天,工作人员皆无法获得,经纪人周美豫透露,林依晨觉得这番体验很有趣,但绝不会再回去住,拍摄空档还说:“实在是冷到受不了!”

      林依晨有一场在雪中的戏拍了一个下午,在雪地来回跑1、2公里,导演傅天余说一群人扛着机器跟在后面都很累,但“晨神”从不喊冷、叫累,随时调整好状态。有一幕要半躺在雪地,她说:“冰冻刺骨,其实有点半身不遂的状态!蔽露鹊偷搅昂蠖疾灰自湍鹎樾。该片9月23日上映。

      声明:米可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非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版权归作者所有,更多同类文章敬请浏览:影视前线